站內搜索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十次坊

約炮指南

1092

主題

1223

帖子

3759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3759
發表于 2020-2-23 20:44: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探索在約炮路上時日已久,用過很多所謂的約炮神器也加入過很多約炮群,到今日為止也算睡了上百個男人。很多人大概不認可我對待性的方式,不過沒關系,我想明白自己怎么活就好。

既然約了這么多次炮,必然會遇到渣滓,也會遇到一些優質男人,今天我便想講一下如何分辨炮路上的優質男,淘汰渣滓。

我是大眾審美中的普女,長相普通,身材普通。我自己照鏡子,即便穿透軀殼試圖解讀我的靈魂,也不免給出自己一個尷尬的答案。這個女人真的是從里到外都普普通通,沒有出彩的地方。

最開始我嘗試約炮的時候,時常因為自卑而不得不被炮友予求予取。他到底看上我什么才和我約呢?我經常這樣問自己。所以,在我不自信的前期約炮路上,我遇到過很多渣滓。

有次我約到一個各方面條件都不錯的帥哥,除了興奮之外,我心里更多的是忐忑。

消息秒回不說,每字每句都要斟酌再三,怕他改變主意。現在想想真是傻得可憐,我也不是要和他談戀愛。能睡上就睡,睡不上就拉倒,至于成天像舔狗一樣嗎?

我倆第一次睡的時候,他問我可不可以不帶套,我拒絕了。但他軟磨硬泡,仗著自己帥臉的巨大殺傷力,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我當時想著,他那么帥,我這么普通,我應當給他更多才對。

那天我倆無套做的,他講好會外射,但是沒有掌控好自己,直接射了進去。隔天早上,我膽戰心驚的起床去買了緊急避孕藥。等我回來的時候,他還在肆意的睡著。

為了配合他,之后我開始吃優思明。不過即便我做出這樣的讓步,他也僅僅和我約了三次便不再回我消息。哦對,帥哥沒有拉黑我,估計是想回味內射的時候再把我叫出來打一炮吧。

那段時間我對炮友的態度算得上卑微,很容易約出去,提出來的過分要求也容易答應。

久而久之,我對自己的身體好像也無所謂了。我好像一個容器,可以容納炮友的所有情緒,他生活上的壓抑,憤怒,不甘,都可以在我身體上盡情發泄。

直到我遇到了一個很好的人,他大概是約我的時候看透了我的自卑,在我倆成為固定炮友的那兩個月,他待我很溫柔。

每次見面都會給我帶小禮物,雖然不貴,但讓我非常開心。在床上,他也很尊重我,有特殊的要求會提前問我喜不喜歡,如果我拒絕,他便不再提。

他會細心注意我在床上的狀態,如果我表現得不舒服,他會立刻慢下節奏配合我。兩個月后,我們倆厭倦了彼此的身體,和平分開,各尋炮友。

我跟他說,他對我太好,我都以為他喜歡我。他說既然做了炮友,也算是緣分,想對我好一些,這樣以后遇到渣男才不會被套路。他說我值得被他這么對待。

這個方法確實有效,之后約炮的時候,難免拿各路男人同他比較,篩選下來一大批。有的甚至見了面都都沒炮上,我就甩手走人了。

我現在約到的男人大多不錯,即便沒有特別優質,也不會有那種回憶起來如同吃屎的感覺。

縱觀約到不錯男人的經歷,我總結了幾點共同點分享給大家,姐妹們參考下可以避雷,兄弟們看看可以學學。僅自身經驗,大家不必較真兒。

1. 拒絕舔狗。我約到的舔狗男有一個算一個,不光長得不行,活也不好,出手更是不大方。我誠心勸大家遠離舔狗。

2. 提前驗貨。雖然活怎么樣不試過沒辦法知道,但是“器”的大小我們可以提前看看。要照片的時候最好有參照物,不然找個角度看著挺大其實是根針。

3. 看衣著和衛生。磕炮聊騷互發照片的時候要看看衣著是否整潔,最好側面聊聊個人衛生,有的平時不愛搞個人衛生,啪之前洗澡也沒辦法救急,洗完依舊下體惡臭。

4. 不必將就。即便是磕炮聊騷,也要講究氛圍,有的人你聊幾句就感覺不對,甚至講話不尊重你。遇到這種也不要因為空窗期寂寞而將就,睡了之后就會發現體驗感和聊騷時的感覺一樣,不咬人但膈應人。

5. 一夜情不談情。約炮時遇到各方面比自己優秀的人很容易產生感情,這很正常,但我勸大家克制住。約炮和戀愛時兩碼事,在一起后倆人的狀態有很大的轉變。再者畢竟倆人最開始的目的就是約炮,你單方面改變目的,容易變不成男友又沒了炮友。

6. 自信。做自信女孩,我們普女也值得擁有美好。先學會接受自己,愛自己,才會有人愿意愛你。

最后講一句,我從不覺得約炮是可恥的事情,我通過正當途徑疏解欲望,沒什么可被人說道的。希望大家都能夠正視自己的性欲,不要被壓抑。更希望每個人都能做優質炮友,也能遇到優質炮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十次坊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19-2020 冀ICP備17035277號-1 鄉村大兇器 戰戀雪 極品公子 性愛姿勢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