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十次坊

鄉村艷婦口述:公公的朋友讓我失身

1092

主題

1223

帖子

3759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3759
查看: 16374|回復: 0
發表于 2020-1-1 20:36:20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我身邊有很多鄉村艷婦,她們一個個浪蕩得不行,特別是鄉村艷婦桃子的肉球不知道吸引了多少村里的男人的眼光,勾引了多少村里的男人上床。俗話雖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但是我卻沒有和其他鄉村艷婦那樣浪蕩,我非常的潔身自好。但是,我沒想到的是我這么一個潔身自好的人,差點被公公的朋友算計到,還差一點點丟了身子....


我嫁給長宇可謂是喜憂參半。喜的是長宇有房有車有事業,還有上千萬的存款,近階段有享不完的榮華富貴。憂的是我攤上了一個不可理喻的公公。按說在一個正常的家庭里,往往婆媳關系比較難以相處,公公和兒媳婦之間鮮有矛盾發生。但是我家恰恰相反,婆婆倒是通情達理,怎奈公公整天對我吹毛求疵,而且私生活也不整潔,私下聽到很多人說他是一位好色的公公。我一直搞不懂婆婆如此精明的女人為何會嫁給公公這樣的男人。聽長宇說公公當年對婆婆有救命之恩。

其實長宇家的家業都是婆婆賺來的,想當年婆婆在商場叱咤風云,把事業搞得風生水起。怎奈命運捉弄人,在我和長宇結婚的第三年,婆婆不幸患乳腺癌去世。婆婆走后,本來就好色的公公原形畢露,開始變得驕奢淫逸且堂而皇之,我和公公的關系也因此越來越差。熟悉相聲演員郭德綱于謙的人都知道,于謙有三大愛好,抽煙喝酒燙頭。但人家那是帶著玩笑意味的說辭。但是我公公的四大名副其實的愛好,抽煙喝酒打麻將幽會女網友。尤其是當他打起麻將來,簡直就是廢寢忘食。因他有心臟病,我和老公也不敢與他分居。


老公每天忙碌不堪,雖請了保姆,依舊不放心,讓我留在家中照看公公。然而公公狐朋狗友一堆,每天聚合在一起喝酒、打麻將。偶爾出去幽會女網友,甚至有時還把女網友帶回家。多次警告他注意身體,他非但不聽,還變本加厲。

僅是如此,也就算了。他那些狐朋狗友已經對我生活造成騷擾。有一個叫老王的光頭,很早就對我心懷鬼胎。趁著與公公喝酒打麻將的間隙,溜進我廚房,與我污言穢語,說我公公居然放著我這個幽香的兒媳不要去外面找野女人簡直是暴殄天物,還說他這王公公把我插出水是他最大的心愿。我看見他那副色迷迷的嘴臉就惡心。但是礙于公公的面子也不敢妄加呵斥,因為公公對我這個兒媳婦本就不滿,如果我還呵斥他的朋友那他會更恨我的。

鄉村艷婦?

老王也知道我最害怕的就是公公,所以他一直都算計著,他在等待一個機會將我占為己有。在某一天老王拉著公公一起喝酒,沒過多久公公就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了,然后他就躡手躡腳走進我的臥室,對我做出了很過分的事情!

那時公公和其他幾人已經醉得不省人事,老王趁著酒勁溜進我臥室,直接將我壓身下,嘴里嚷嚷著今晚終于能操兒媳婦了。我雖練過幾手防狼技術,怎奈他五大三粗,來勢洶洶,我在他手里就像一寵物一般無計可施。一陣慌亂之后,老王汗流浹背地對我說:蕭蕭,我喝多了,這件事千萬不要說出去,不然對你我乃至兩個家庭都沒好處,如果你覺得委屈,我可以給你經濟補償。我直接扇了他兩個響亮的巴掌,你想得美,我差錢嗎?我要讓你付出沉重代價。


老王以為我經常獨守空房就會默認他的獸行,他誤把我當成那種水性楊花的鄉村艷婦,但是我從來都是潔身自好的,對于自己遭受的非禮和傷害,絕不姑息。第二天一早我就給公公坦白了真相,讓他給我一個交代。沒想到在真相大白之際,老王的跪地懇求竟讓公公胳膊肘子往外拐,懇求我“包容”老王,還替他解釋說喝醉了無意之舉。說破了肯定會影響我與老公的感情。


但是他們他們的花言巧語根本迷惑不了我,我一定要將老王繩之以法。我把老王對我的獸行已經公公對待此事的態度一并告訴了我老公,我老公氣的渾身發抖,立即拿出電話報了警。最終老王因強奸罪被捕入獄,而我公公也差點本老公趕出家門,但我想到他畢竟是我老公的父親,是老公現在唯一的長輩了,所以在我極力勸阻下老公還是留下了這位原本無情無義、風流好色的公公。

幸運的是經歷了此事后公公終于大徹大悟改頭換面從新做人,公公與兒媳婦之間的關系也和諧了很多。唯一讓人煩惱的就是我這位鄉村艷婦因此而艷名遠揚,走在鄉村里面比之前說的那位鄉村艷婦桃子的肉球更吸引男人的目光了,從他們淫褻的目光里我知道在他們心中我就是一位蕩婦,他們期待著哪天能天降鄉村艷福與我床上纏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十次坊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19-2020 冀ICP備17035277號-1 鄉村大兇器 戰戀雪 極品公子 性愛姿勢

网上棋牌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